張導從車頭開始,走到每個人的旁邊,又用他那響亮的聲音度:「六十元門票錢,快。」有些團友遲疑了一陣,張導又不耐煩的說:「別浪費時間!快!」

20170815_005341
380元/?

「我不看表演。我不付錢。」張導又會說:「早上不已經說過嗎? 快!」大家都只得乖乖交錢。感覺就如被強盜打劫一樣。

大巴又駛到一個院子,院子已有其他旅遊巴停泊著。看來我們也不是唯一被騙的一團。

張導說這個表演是古代民間的表演項目,叫「天橋表演」。我對這個是什麼表演也沒有什麼概念,反正就不是模特兒那種天橋吧。我們一團人走入一個大廳,看見中間有一個舞台,台下有一張張圓檯,像是以前看大戲的那種排場。我們找了張圓檯坐下,檯上的茶水也不敢亂動。

dsc_6100
300元,送出去!!!

台上一個中年大叔正在賣字畫:「這天某某大師捐出幾幅字畫送給大家,有誰想要? 只要三百元就送給你。」「要付三百元,明明就是買。還好意思說是送?」我心道。

台下鴉雀無聲。

中年大叔似是見慣這種尷尬的情況,連聲又說:「我們先看表演,各位大爺有興趣的話,我們再送。」這個送,當然是要付錢。

過了一陣,一個穿著中國功夫衫的年輕人介紹表演者。他旁邊有一個十歲左右的小孩,小孩表演的是用口咬著一支竹支,再用竹支頂著皮球。有時皮球掉到地上,小孩的表演似乎也有點壓力吧。然後又叫觀眾拋皮鞋讓他用口中的竹支接著。

「哦! 原來所謂天橋表演,就是些雜技表演了。」我恍然大悟。

dsc_6103
頂皮球表演
dsc_6105
他兩隻腳只站在刀片般薄的地方上

下一個出場的: 是一個壯碩的年輕人,另外兩個人員拿著一塊木板,木板上插滿長釘。主持為證明那是真功夫,叫了台下一個團友上台驗證一下,表演者脫去外衣,躺到釘板上,團友又再踩上他的胸口之上。「啊! 實在是太厲害了! 這些都是真功夫喔!人家請掌聲鼓勵!」

dsc_6108
下面的是釘板…
dsc_6113
那個高大女士就企了上去
dsc_6116.jpg
用頸頂彎鐵支

再來又有其實一系列的表演: 包括用頸頂彎鐵支,用鐵支緊緊地纏到頸中。這時,主持又走出來:「看了這麼多精彩節目,大家開心嗎?」「我們都是行走江湖,賣命為大家演出,歡迎大家多多打賞。」我不禁想:「車上付的60元不就是打賞了嗎?」各個表演的小孩一人拿著一個竹簍,走到桌前。主持又說:「各位大爺打賞兩三百大元當然好,但我們也不是乞丐要飯,一兩幾毛就別了,你好意思付,我也不好意思收呀。」有個小孩走到我們的檯前,將手上竹簍一伸,我看見竹簍上也有不少硬幣。我向那個小孩搖搖頭,他手上竹簍還是伸著,然後又有幾個小孩走來,圍著我們。他們臉上哭喪著的臉,似乎在告訴我: 要不夠錢,等一下完了表演,還是會被打被罵。

如此彊持了幾分鐘,有一大群人要離開,我也跟著人群離開。

dsc_6118.jpg

我們在外面坐了一陣子,有個大媽走了出來,似心有不忍,慘然而地對我們說:「那個小孩,才十歲呀!」彷彿看了什麼可怕的事一樣。我沒有再看表演,但那些小孩的臉我還是不會忘記。

回到巴士上,這天的行程總算完了吧。張導感嘆的道:「天橋表演這個中國文化,已經漸漸消失了,試問有那些家長願意讓自己小孩練這些功夫呢? 剛剛為大家表演的,都是孤兒喔! 」張導說得像是要淚流滿襟,彷彿這些團體就為了保留中國文化而存在一樣。十歲的小孩,本來就應該在小學讀書,享受快樂的童年,但偏偏要在這個鬼地方日復日的作為別人的賺錢工具,我實在不敢想像他們的過去,甚至不敢聯想中國每年許多的失蹤兒童個案。

看到張導那個表情,我也不禁感嘆: 「用孤兒賺錢,真的很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