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獲邀參加同事的結婚晚宴。

在晚宴之先,是同事和他伴侶簽署結婚證書的儀式。這應該是我有印象中第一次看簽署儀式。其實就如看電視劇的情節一樣。

監禮的律師:「在你們兩位結為夫婦之前,本人在職責上要提醒你們,根據婚姻條例締結的婚姻,是莊嚴而有約束力的,在法律上是一男一女自願終生結合,不容他人介入。因此,(新郎姓名) 和 (新娘姓名),雖然你們的婚禮沒有其他世俗或宗教儀式,但你們在本人和現時在場的人面前當眾表示以對方為配偶並簽名為證後,便成為合法夫妻。」(這個在網上抄的~)

這時,我忽然想:「喔!原來在結婚時,還是會強調一男一女的。因為香港還是未容許有同性婚姻吧。」

想起幾天香港立法會有一場公聽會,討論關於「建立性別承認制度」。

有不同界別的組織參與這場公聽會,當然不少得基督徒。

「奉主耶穌基督的名,香港只能立屬於神的法例。」
「立法會令社會混亂。」
「香港其實還是一個保守的地方。」
「即使你切去所有器官,終身注射賀爾蒙,也沒可能改變上帝的創造。」
甚至有人會以強姦犯、殺人犯比喻跨性別人士: 「強姦犯不去強姦人,周身不舒服; 殺人犯要殺人才身心舒暢,是否也要保障他們心靈需要?」

各種令人匪疑所思的言論,應有盡有。


保障小眾權益,我們不能等大多數人同意才去處理,因為等到大多數人支持的時候,其實已沒有做的必要了。我們的社會,是相信多元文化融合的社會,然而,有許多不同弱勢社群的聲音往往會被主流社會忽略,政府其中一個工作,就應為建立更平等的社會,該是有義務去保護這些弱勢社群,對於某些關於弱勢社群的政策,確是有需要主動去保護這些小眾。

雖然不知道為甚麼,但當討論到性別問題,必然地會與基督宗教拉上關係。

令我覺得最奇怪的是:當社會出現許多不公義時,我們總是很難發現他們(我指這群我稱為右派的基督徒,不是所有基督徒!)公開地批評一句,但當社會談到性別問題時,他們卻會忽然變成專家,對性小眾作出許多道德批評。可怕的是,這些所謂「道德批評」卻完全沒有邏輯可言。

我曾嘗試從聖經中和基督徒朋友中尋找一點端倪,理解對於他們對同性別、跨性別問題的看法,為什麼他們認為同性戀是罪。他們的解釋似乎只有一個: 上帝造男造女,也就是Adam 和 Eva (*上帝造的第一個女人是Lilith,不是Eva !!!!) ,所以婚姻必須是一男一女。但我又是想,我們知道同性戀者,天生就是喜歡相同的性別,既然如此,他們忠於自己天性,忠於上帝的創造,這樣似乎沒有什麼不妥。

我們總是嘗試覺得應該將政治和宗教分離,但對於一些政策,其實宗教團體也花了不少力量。

「三個人聚會,就會有聖靈同在,就可以組成教會。同樣地,三個人也會有政治。」

我看著這些人,感覺他們就像法利賽人那樣,壓逼社會的少數。

我只可以引用 路加福音第23章34節: 「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2b149954248e9d6c9d6d66cb98894e222

昨天更是一年一度的的同志遊行。這一年的主題是「轉風執位,歧視歸西」。雖然「歧視歸西」的路遠很遠,不過我相信引起更多社會的迴響,更多人討論、認識、接受,還是可以慢慢的讓歧視消失的。


這是之前有關烏干達同性戀議題的一點分享。God Loves Uganda (點擊文字看)


photo source: http://timabl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