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f8a8d-39b0-41b2-8867-16303682c97d.JPG
我終於犧牲色相。有我尊容的照片,各位別吐。這張照片攝於不丹。當團友只敢遠看牛群時,我二話不說上前和這隻黃牛打招呼問好,跟他說了幾句,他卻嚴我太煩,叫了我「滾」

長久以來(這裡主要指西方社會),自動物出現在人類社會,人類和動物之間的關係千絲萬縷,動物的地位隨不同年代亦有所不同。在哲學界也主要劃分了幾個理論學說。

較早期十四五世紀的哲學家如笛卡兒(Rene Descartes) 一派,認為動物沒有靈魂,因此動物就和一塊石、一張凳一樣,沒有任何權利、道德地位*(1),也就是說你虐待一隻動物,其實和破壞一張凳,撕爛一張紙沒有分別。

到十六七世紀的哲學家康德(Immanuel Kant) 認為即使動物沒有權利,沒有道德地位,我們沒有對他們沒有直接義務,但我們仍需要對動物講道德,因為我們仍有間接義務仁慈地對待他們。我們如何對待他們,也會影響我們對待其他人的態度。

隨時代發展,我們知道動物有思想,有感知的存有。

最早期有關動物權益的概念可追索到19世紀初。當時英國哲學家Jeremy Bentham 從功利主義*(2) 角度,提出其實動物和人類一樣,有同等的道德地位*(3)。道德的基礎在於快樂和痛苦,動物和人一樣,希望得到更多的快樂,遠離痛苦。

但單純以「快樂的多寡」去推論:Bentham 接受人類可以殺死動物來食用,但前提是令動物不要受到無謂的痛苦*(4)

現代許多人要求肉類/動物製品生產商以「人道」/「最少痛苦」之下屠宰 / 對待動物,相信也是源於功利主義這個框架。*(5)(6)

今天工業化生產模式之下,我們知道肉類生產幾乎不可能合乎道德,也不可能令動物不受痛苦任何之下屠殺。

我們很少去反思「吃肉」。

我們視食肉是之理所當然的事*(7),但背後每年有過百億隻動物因此被屠殺。

美國社會心理學家Melanie Joy 嘗試從心理學角度解釋我們這種掩耳盜鈴的心態*(8): 這背後亦有一套自我保護機制。我們防止將吃肉的經驗與事實聯繫起來,這個防禦機制有組織地阻止我們感同身受,封鎖我們的意識或良知。這句話剛好個孟子所言:「君子之於禽獸也,見其生,不忍見其死;聞其聲,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遠庖廚也。」

這也似乎解釋了為什麼我們不能看到屠宰場的運作,還有工業化農場的情況。

話說回來,從不丹之旅開始,我忽然下了決心成為素食者,不再將動物屍體放入口。其中原因,我似乎沒法說服自己一方面喜歡動物,不想動物受到傷害,在爭取動物權益的同時,卻坐在西餐廳鋸牛排。

對於動物生命的價值,康德或笛卡兒的無靈魂論似乎已不合時宜,但以 Jeremy Bentham 或 Tom Regan*(9) 道德地位平等的說法,或是Martin Benjamin 的分級理論(split level theory) ,似乎我們都認同動物的生命本質上就是有價值的,不論高低。我認為我們有必要區分我們吃肉,究竟是重要需求(important needs),還是瑣碎需求(trivial needs)。即是: 我們吃肉是因為必須要吃(身體營養需要)*(10),還是純粹口腹之慾。

今天醫學界已認同素食是更合乎健康,也可以減少患上長期病的風險。當然我不能否則在某些情況之下,若吃動物傷害動物是為了生存,殺動物食其肉似乎無可厚非,但在一般情況之下若只純為口腹之慾,我們沒有必要剝奪其他動物生存的需要。

我們作為人類有能力去選擇比較合乎道德的生活方式,但動物卻沒有能力選擇。

最後套用Melanie Joy 的說法:百年前,人類視奴隸制度、封建制度、視婦女沒有投票權是理所當然,但當我們以現在的角度看來,這些制度其實是極其荒謬。

我也希望動物權益亦是如此。

* 這篇文章以倫理、道德層面淺談「吃肉」的問題。但在「吃肉」背後,在不同層面( 環保、健康) 還有相當多問題可以討論,以後有機會再介紹一下。

* 又要戴頭盔: 由於有關動物權益、吃肉問題的哲學討論實在太多和複雜,如果有理解錯誤,請指正。

* 狗年最後一篇文章,祝各位身體健康,愛生命,愛動物,愛地球。

世界不會因你說句祝福而變得美好,但卻會因為你少少的改變而很美好。


*(1). 即使現在許多法律仍只視動物為財產。

*(2) 功利主義(Utilitarianism): 我覺得中文譯法有點帶眨義,這裡的「功利」並不是指人們十分功利,唯利是圖。它其實是指效益,即「快樂」,一個人的行為以快樂作為衡量單位,產生最大的快樂和最少參與行為者的痛苦。是故,功利主義亦是以結果衡量。將功利主義套用到屠宰動物層面,以「人道」方式屠宰,減少動物(參與行為者) 所受的痛苦,以功利主義角度解釋,是更具效益。

*(3)「Each to count for one and none for more than one。」Jeremy Bentham.

*(4) 「But a full-grown horse or dog, is beyond comparison a more rational, as well as a more conversable animal, than an infant of a day or a week or even a month, old. But suppose the case were otherwise, what would it avail? The question is not, Can they reason? nor, Can they talk? but, Can they suffer?」Jeremy Bentham.

*(5) Jeremy Bentham 提出的功利主義,在不少批評中有說,只純粹以「快樂」作為單一標準,未免很「享樂主義」,而「快樂」本身似乎很難去量化。
另外,他將動物放到同等的道德地位時,亦會出現不少問題同如: 你打死一隻蚊子,和殺了一隻猩猩,承受的道德責任其實你一樣的(當然後果會很不同)
同樣以功利主義解釋的哲學家Peter Singer 則在Bentham 的理論之上,加入理性的自我意識,面對殺生的問題: 他將生命分成六類:
1. 人格個體:有自我意識、自主能力。即一般成人。
2. 不屬人格個體:小朋友,身心障礙者。
3. 人格個體動物:較有自我意識的動物,如大象、海豚、黑猩猩等
4. 不確定人格個體:有感知能力個體,如貓狗。
5. 不屬人格個體,感知能力比較低,如老鼠。
6. 沒有感知能力的個體,如昆蟲等。

*(6)「動物有感知能力(感受痛苦),但不談生存權利」這個說法我覺得有點奇怪。動物和人類的感知能力,讓個體遠離痛苦,例如:感受到痛楚,看到可怕的東西會逃走等等,而「遠離痛苦」這個行為,就是讓生命得以存續,而這生存的權利就是與生俱來,屬於他的生命,即使動物沒有意識到「我」,但不代表我們可以合理地剝奪他們的權利。

*(7) 美國社會心理學家 Melanie Joy 做過一個「人們對吃肉的感覺」的調查, 結果是: 大部分人對吃肉都有以下的感覺: Natural(自然), Normal(正常), Necessary(需要), Nice(好)。

*(8)「很多人花好幾分鐘,想想應該買哪款牙膏。但大部分人從未想過我們吃的是哪種動物,以及為何要吃牠。」Melanie Joy
我反而這更傾向:其實許多人根本沒有去想。我們經常會看到活生生的貓狗,但較少機會接觸活生生的豬牛,或者我們很少會去將牛和牛扒連繫。
其實英文來說似乎更明顯: Cow(牛) 和 Beef(牛肉)、Sheep(羊) 和Lamb(羊肉)、Pig(豬)和Pork(豬肉) 之間,字面上毫無關係。

*(9) Tom Regan 的理論有點似 Jeremy Bentham,他同樣認為動物和人一樣有同等的道德地位,但不是因為有感受痛苦的能力,而是因其他動物和人一樣有本有價值 (inherent value) 這是與生俱來的價值,都有自身的權利,所以我們應該一致地保障所有生命的權,而動物毫無疑問沒有能力發聲,所以我們才有義務去捍衛他們的權利。

*(10) 我從網上翻查資料,只有維他命B12 必須從蛋、奶、肉類吸收。當然可能有些地區的人,如極地生活的人要多肉為主食,以保持熱量,但我相信絕不可能套用到大部分人。


Reference:

Jeremy Bentham – 《An Introduction to the Principles of Morals and Legislation》
Peter Singer -《Animal Liberation》
【雜食素食】雜食者的迷思:為何狗是寵物 豬是盤中餐?
論瑪莎‧納斯邦(Martha C. Nussbaum)的動物正義論
動物倫理
平議五種動物權利學說
西方「動物解放」理論評介 ——Peter Singer的《動物解放》為主
【訃聞】終身捍衛動物權利 哲學家 Tom Regan 逝世
The 4 Ways People Rationalize Eating Me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