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1月底,接連有幾場比賽,就在比賽的最後一次練習,跳起落地的時候,膝頭「啪」一聲,半月板撕裂。

然後,想坐的士去醫院,怎知道的士拒載;忍住疼痛,站在街上在Call Uber才叫丁車去醫院,那時還要先做快速測試才可以進入醫院,醫院護士叫我自己走去醫院門口另一邊買試劑自己做。那時候才真正感覺到香港原來一直都很荒謬。

話說開始去年,體育館、球場陸續解封,我也意識到年紀開始大,膝頭未必負荷,於是決定減重,開始練多一點大腿小腿肌肉,這這一年大約減了二十磅,在球場跑動時也比較輕盈,平日打球之後的膝蓋問題似乎也有改善,原來傷患始終很難避免。

轉介專科後,照X光、照MRI,醫生跟我說:「以你的情況呢,如果你還想打籃球,就做手術啦。」

於是,即刻排期做手術。

我跟我媽說了情況之後,佢跟我我說:你有冇想過是你的身體叫你休息。

我想了想:「可原可以另要用這個方法告訴我呢?那時才發現,自己真的好怕等候。因為就好似意味著會浪費時間。由於覺得自己似乎沒什麼專長,覺得自己原夠好,想要不斷追趕。

後來,排期在12月中做手術,怎知在這個最差的時候感染了COVID,手術被逼延期兩個星期到一月初。最終手術順利完成,這兩三個月也要用拐枚走路,手術後,醫生跟我說:撕裂的部分比想像中嚴重,修補後,也不能完全確定可以癒合,所以,現在除了好好勤力一點做物理治療外,就只可以好好等待,也是我這一年要學習的事。

然後,我想想我媽說:人生會不斷試升,又跌一點,有時跌下的時候你可能會以為你自己無努力過。但其實你已經比一開始走得好遠了。

雖然我覺得我還可以再走遠一點。

圖:中間白色部分就是半月板,右邊破了的部分就是撕裂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