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呢舊咩黎 ? 」 「好X 難食呀。」隔離檯的團友崩潰地叫著。 這是我們在...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