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坐車去西貢、大嶼山這些地區,都會見到一群牛慢慢地在馬路行走,總是驚訝這些龐然大物竟可以在香港毫無顧忌地出現在路上,沒有人飼養,只是跟隨族群首領四處覓食。

 

昨天由東涌市中心坐3M大嶼山巴士去到貝澳沙灘,一個小時左右的車程,就看到有牛在馬路邊行走,東涌到貝澳的一段路多彎,司機一不留神,就很容易撞到過路的動物。

_dsc4055_dxo

_dsc4079_dxo_dsc4073_dxo

現時全香港大約有一千多隻黃牛,一百多隻水牛,主要棲身在西貢、大嶼山,新界中部和東北部,所以偶然去到新界鄉郊地區,也不難發現他們的踪影。

來到郊外景點,看到這群龐然大物,只顧打卡拍照,但他們背後悲哀的故事似乎無人問津。

_dsc4094_dxo.jpg

img_7556_dxo.jpg

在1970 年代,香港迅速都市化以發展經濟,農民漸漸棄耕農地,於是放逐飼養的牛隻,牛隻失業,於是在鄉間市區開始流浪生涯。這些牛隻不斷繁殖,成為族群,隨著野外的生境越來越少,牛隻與人接觸漸趨頻繁,人與牛的衝突也越來越多。

新界車路路窄彎多,不時新聞看到牛隻被車撞死的消息 (或傷後因「傷勢難以治癒而被「人道」毀滅」 ;  野外食物不足,牛隻有時會闖入民居食去其農作物,引來居民投訴,在垃圾桶找食物,又引來清潔工人不滿,有些地區遊客較多,遊客會飼東西給他們,水果、乾糧、甚至紙、膠袋、豬肉(對 !!! 是肉) 給牛隻,嚴重影響健康。

他們以前為香港農業默默耕耘,今天卻成了過街老鼠一樣。

* 這是今年年初香港有線新聞有關本港流浪牛的報導。

現時政府主要多以「捕捉、絕育、遷移」控制牛群數目,以及減少對居民的滋擾。「捕捉、絕育」需要較長時間才見成效,「遷移」則算是短期措施,部分市區牛隻遷移到郊野公園後,又會回沿馬路回到市區,又要再次遷移,或如好似新聞片段中,西貢部分牛被遷移到石壁,但牛隻蹍轉間來到昂平(天壇大佛那邊)。

談到「動物權益」、動保法,香港絕對稱得上世界級,是第三世界級。

就以駕駛為例,根據《道路交通條例》只列明汽車撞倒馬、牛、驢、騾、豬、綿羊及山羊等7種動物後,司機必須停車報警,否則屬違法,如貓狗則可以不顧而去而沒有法律責任。(換句話說: 撞殺貓狗不顧而去,基本上是沒有法律責任,而撞到牛的話,如果沒有報警才算是違法,但只算是遇到車禍而沒有通報,而撞到牛本身則沒有法律責任)。

香港政府基於「少做少錯,不做不錯」的原則下,對於動保法、動物警察等等議題遲遲未決,對現行政策亦敷衍塞責,保障和支援流浪牛的責任只能又落在民間團體的身上,但這些往往又因經費資源問題,營運困難,政府沒有帶頭正視,問題很難得到多方面完滿的解決方案。

我來到貝澳泳灘時,他們就躺在樹蔭之下休息、任由你在他們面前跑來跑去拍照,他們面對人類對自己生境的壓迫,不會說不、不會反抗,只得任人魚肉。社會常愛說「和諧」,但我想人和動物之間的和諧是基於生命的平等和尊重,大家各自也有在這個社區生活的權利。而對保障動物權益、完善動保法,不是增加對動物的「福利」,而是對人類破壞他們生存空間的微小補償,同樣亦是對社會公義的追求。

話回來,這次去貝澳主要是想去拍星星的,不過由於技術不佳,最終結果只是如此。

 

891386e2_fe06_4d6a_9_whMhw.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