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日經過深水埗黃金商場外時,發現一堆衣物放在地上。

我經過時下意識地看一看,發現原來是個衣衫襤褸的老人倒在地上。但見其他路人似乎完全沒有意圖看看這位老人,我也沒有停下腳步,繼續前行。我越想越覺得奇怪,於是又站在遠處看看。

如此站了幾分鐘,這天下班時間,經過看到的人不少,卻沒有一個人稍稍放慢腳步。

看到這個情況,我們大都會想:「香港人是如此涼薄嗎?」

這個現象在心理學上,被稱為旁觀者效應(bystander effect) 。

原來人對緊急的事的幫助機率,是和在場的人數有關。如果有其他人在場的話,一般人比較不容易對有需要的人伸出援手;當越多人在場,其中一人會幫忙的可能性則會越低。

孟子有云: 「惻隱之心,人皆有之。」看到孺子墮井,我們會出手相救。但事實卻是: 如果孺子是在一百人眼前墮井,卻未必會有人相救,在一千人面前,更難會找到一個人出來相救,這不代表這些人都一定是毫無良心的禽獸,但我們卻可以用旁觀者效應解釋這種現象。或許是大家都覺得道德責任分散了,對於不幫助的內疚感會減輕,又或許是從眾心態,大家都沒有行動的話,那自己也別要行動了。

話雖如此,但這不代表可以合理化我們無視需要幫助的人。一百人一千人沒有去幫助,並不代表我們不可以成為出手幫助的第一個人,當有第一個人出現,將有更多的人加入。

所以若下一次我們遇到這些事時,別要讓自己成為冷漠的一分子,請成為伸出援手的第一人,改變這個社會冷漠的常態。

話說回來,幾經爭札之下,我又走回到那個伏在地上的老人身邊,輕輕拍一拍他。「喂, 你有無事?」他沒有反應,但我細聽他深而長的呼吸聲,似乎是睡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