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聯作家、諾貝爾獎得主索忍尼辛(Aleksandr Isayevich Solzhenitsyn) 說:

「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他們也知道自己是說謊,他們也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我們也知道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說謊,但是他們依然在說謊。」

我想這句話是每天香港警察記者會的寫照* 。( 剛剛最新消息,警方不再舉行每日四點的記者會,而改為按需要舉行)

警方每天的記者會,可笑的說法層出不窮,將「鐳射筆」說成「鐳射槍」,「一腳踢開跪地市民」說成「用腳推開」等等,一個個謊言轉眼被媒體揭穿。每日四點鐘的記者會,一個又一個荒謬的謊言,醜態百出的警察,那麼這個記者會有何意義?

最近從網上覺到一篇文章或許可以解答到政府這個安排的動機。

文中對於這個問題,綜合得出兩個原因。

1. 展示權力。

政權說謊,說一些不攻自破的謊言,笨拙的謊言,其目的不是要大家信以為事,而是要帶出「我就是在說謊」的姿態。情況就像成語「指鹿為馬」的故事一樣,趙高在朝廷展示一頭梅花鹿,說這是一匹馬,當時說是鹿的都被殺頭。趙高藉此事展示自己說話那絕對的權威性。

同樣道理,記者會要展示的,不是真相,而是權力。無論七二一元朗黑社會打人事件中,記者如何查到警方根本預先知情,根本有警力在場,和黑幫搭膊頭稱兄道弟;無論北角的福建幫在街頭拿武器攻擊示威者,警方在會上只一味以官腔回應。警方的目的根本不是要市民信服,而是要說明自己根本無需理會事實,無論句假話有多荒謬。

2. 將「事實」,轉為「立場」。

事實就是事實,是「中性」,沒有「黃」「藍」之分。權力組織不斷用謊言違反事實,就是要將「黑白」變成「黃藍」。對某些人來說,權威人士/ 團體,是具有可信性: 「羅范椒芬作為前高官,都說有示威者誘騙未成年少女提供性服務呀!還有假的?」

我們會相信自己得到的消息是真確,但在不斷重覆和散佈的謊言之下,我們要花更大的力氣去確認事實,即是「Fact Check」,這無疑令人十分疲累,或許有些人會放棄追尋真相。最終,什麼都不信。

又或許,更多人會認為:「這不過是立場問題。你什麼立場,就信什麼事」但許多人沒有看到自己所「信」的「事實」根本就粗劣的謊言。

在許多對立的謊言和事實之中,這些謊言的目的不是令這些謊言變成真話,或令大多人信服,而是減少事實的「事實性」,令事實模糊化,變成只是立場性的問題。在許多新聞片段中,看到速龍小隊、防暴警察用警棍當頭打到市民頭破血流 ( 應該許多人也知道警棍是不可以打頭,而警察是多次用警棍痛擊市民頭部),這樣有沒有濫用暴力 ? 我們很明顯知道「有」,但記者會解釋示威者人數眾多,要用適當武力。我有「朋友」會覺得:「警察可能覺得好輕力,市民睇落就好大力呢。」

在一些爭論之中,似乎無可質疑的事實,在重覆的謊言之下,其實可以轉變成「你什麼立場,就看到什麼事實」。

 

今天我們就活在一個「Truth isn’t Truth」的後真相年代。

今天生活在香港的你和我,應該會很明白Fact check的重要性,片中最尾有提到:「Essentially, reality is about picking sides」但我反而認為,我們是應該盡量謹慎,思考訊息的合理性再從多方面較全面地去了解事實,以真相給予這些無恥撒謊者最大的羞辱。

亦唯有透過認清事實,保持獨立思考,我們才不容易被愚弄,成為那些無知而容易成為被盲目@煽動的一群。

相關文章: https://hk.thenewslens.com/article/113541